紫色三條線.png

從前一章可以發現,迷世代的生活失調病因百百種,可能一次中了好幾項,也可能來自長期毒素不斷累積;對應激發出的「症狀」不同,需要的療癒方法也有所不同。這些工作與生活壓力不同於遇上劇變的痛,比起來更像某種失衡的感覺。

 

最需要快速、立即處置的是急症狀態,像生理上發燒、牙痛、骨折,不立刻處理難以忍受,急性生活失調也是如此。無論問題源自高工時的勞動處境、世代衝突的不快,或是生活不如己意的被剝奪感,當處於高度壓力、情緒強烈起伏、身心疲憊的負面狀態,如何修復重整心情,讓生活還能繼續支撐、回到常軌,是治療急性失調的關鍵重點。

 

急性失調靠重味刺激,價廉又夠力

要達到日常快速紓壓、排解情緒的療效,當然得下猛藥:能引發即時、強烈回饋的感官刺激,是最適合迷世代的另類百憂解,也是迷世代能感受到「小確幸」的主要來源。

 

舉例來說,有些受訪者喜歡下班後去按摩,立即讓身體肌肉舒適放鬆,也有受訪者心情煩悶時唱KTV發洩,感受音樂、影像的聲光刺激,或者看YouTube上的娛樂影片捧腹大笑。

受訪者最常提到的「強烈感官刺激」,來自再日常不過的「吃」。可不是吃什麼都可以,越是符合美味、高熱量、重口味、具咀嚼感等特性食物類型,越能滿足嗅覺、味覺、視覺等感官體驗,讓人感受到立即而強烈的生心理回饋。

 

任職外商公司行銷企劃的Amanda不諱言常買手搖飲料,明知花費不小但還是這麼做,因為這是快樂的來源。她說:「別人會說手搖飲料很貴耶,就是一個不必要的浪費。但我知道買它會得到什麼效果。喝到飲料我會很開心,可以讓那天的工作比較順心。」在時常加班到八、九點,又總是被專案進度追著跑的情況下,用吃喝轉換情緒、提振心情已成為Amanda面對工作壓力的日常必須。

不過,當非常時期就不一定滿足於平常天天幾十元細水長流型的小確幸了。Amanda剛出社會的新鮮人時期,遇到工作突然須轉換部門的適應壓力,又與交往多年男友分手,雙重打擊讓她的紓壓消費改走短期爆發式,一個月去pub最高可以喝到兩萬元。

 

「我覺得是我放逐自我的方式,哈哈哈!喝酒很放鬆耶。就是不要想太多,好讓我的腦子停下來。」她在情傷期間幾度喝到「斷片」,醒來後完全記不起前一天發生什麼事。走出情傷後才沒喝得這麼猛,慢慢回到每個月不時買杯手搖飲料,或者到pub跳跳舞作為開心放鬆的小調劑。

 

Amanda的生活壓力伴隨追求感官滿足的渴望,其實是許多迷世代的共同心聲,只是個人「口味」偏好不盡相同。比如,也有不少受訪者喜歡吃甜食、麻辣鍋、吃到飽,或者下班後和三五好友一起聚餐聊天,不僅吃好也吃熱鬧氛圍。總之,既然要紓壓就不能過於克制。

注意到了嗎?無論是手搖飲料的冰涼暢快與「有料」的咀嚼快感,或者有微醺、放鬆、麻醉自我效果的酒精類,還是麻辣鍋刺激味蕾瞬間爆炸等等,它們的共同特性就是能引發強烈感官刺激、快速獲得身心滿足。

 

美國臨床心理學教授基瑪‧卡吉兒(Kima Cargill)所寫《過度飲食心理學》(The Psychology of Overeating: Food and the Culture of Consumerism)一書便提到,壓力大想去吃到飽、覺得煩悶想喝酒、要減肥卻跑去喝果汁斷食、睡不著吞個助眠劑等種種用吃解決問題的行為,背後大多帶著焦慮、壓力,甚至找不到生命意義的迷惘。

 

就生理角度來說,當想吃的慾望浮現,可能是大腦正在發出「餵我多巴胺」訊號,意思是要身體提供積極、開心或興奮的「燃料」,好將心情提振起來。年輕一代面對工作、經濟與世代溝通等各種困境所引發的身心失調與壓力,非常需要小確幸來製造燃料以補償負面的情緒感受,繼續面對生活。

算一下迷世代的解憂成本

從一杯幾十元的手搖飲料、一次幾百塊的KTV包廂,到一個月數千元的聚會聊天,這樣的「解憂成本」,放進上班族的薪資裡,究竟算貴還便宜,用感覺的不準,我們來看兩個數據:

資料來源:行政院主計總處薪情平臺網站(註8)

撇開因為失戀喝酒花到上萬元的特殊情況,假若每天一杯60元的手搖飲料,乘以22個工作天,等於每月花在這上面1,320元,對比中等月薪4萬元,只佔3.3%,可說是經濟實惠的解憂法;每個月花幾千元和朋友聚餐聊天,雖然可能佔到10%-15%,卻還不到負擔不起。

大目標換小確幸

由於「吃」屬生活必須,方便取得、變化花樣多,且豐儉由人可高貴可平價,因而成為紓壓首選;休閒娛樂活動也是,可以經常性、頻繁地做,花費也能限定在一定範圍內,換取更多快樂的時刻可說相當划算。

Amanda的狀態,可說是許多迷世代(1978-2000年出生)縮影:有固定薪水,生活說不上有什麼巨大的困難,但衡量經濟局勢,在「萬物皆漲,唯獨薪資不漲」的年代,要像職場前輩或父母那樣買房置產,卻已是遙不可及。下有支撐不會餓到,往上卻難突破高房價的隱形天花板,不上不下之間,「吃吃喝喝」和「休閒娛樂」成了最伸手可得的幸福。相較父母忍了大半輩子就為存一間房,就算忍也存不了房的迷世代,索性將薪水拿來換小確幸,既實在又紓壓於日常。

 

這事不只台灣,社會發展進程與台灣相近的韓國也差不多。獲邀擔任2019年葛萊美頒獎典禮頒獎人、創下韓國流行樂史新紀錄的BTS防彈少年團,在YouTube觀看突破1億次的歌曲〈Go Go〉,有段歌詞是這麼說的:

說來弔詭,在國際體育賽事「好想贏韓國」,但在社會狀態比慘這件事,輸給韓國似乎蠻值得慶幸。

旅行的意義在自我淨空,短暫離軌是想回到常軌

重味刺激只適用若干短期狀況,有些問題不大可能徹底解決,於是喘口氣便成為必須。如果無法每天小確幸療癒自己,迷世代還有第二種應付生活失調急症的方式:暫時抽離壓力情境。也就是離開日常熟悉的場域或人群以「抽離現實」,或者從事一些可以專注投入的活動,比如看電影、手作、畫畫等等,透過創造一種短暫離軌的時空或只剩下自己的狀態,特別可以幫助重整情緒與思緒,進而修復身心,重獲返回常軌的生活動力。

 

不同於吃重味可以快速創造感官回饋以釋放負面情緒,走療癒路線的暫時抽離,目的是為了將身心所承受的外界影響降至最低。

消費場景的氛圍營造

35歲的阿良就是透過「進入特定消費場景」的方式來短暫轉換心情。阿良原本在北部市區的市場賣進口水果,因業界生態變化,搬到中部鄉下跟爸爸做農產品加工創業。創業已要面對諸多不確定因素,然而更大挑戰在追求夢想的過程,還須適應城鄉差距和家人的期待。

「我媽叫我回台北,她說你知道你在鄉下親戚都怎麼講嗎?一個好好的小孩子把他綁在鄉下,以後沒前途、沒出息了怎麼辦?我媽感覺自己面子掛不住,我說我們沒有必要活在別人的想法中,這方面真的是不斷爭執,到現在還在勸我回去。」

 

阿良原本就喜歡熱鬧的花花世界,如今背負著家人反對的巨大壓力,以及短期內得待在鄉下創業、沒法回到城市的劇烈生活改變,更格外想念五光十色的都市生活。想離開的心情,強烈到他會專程開2小時車到高雄和女友去pub看世界盃足球賽。儘管一個人要價上千元,對並不寬裕的他頗有負擔,但能製造日常生活中逃離現實的片刻,他仍覺得划算。

「我可以假裝快樂,有時候生活假裝一下就過了。這個氛圍讓我假裝我在台北,因為想念台北的心從來沒停歇過。」儘管阿良這種方法有些「克難」,卻也支持他以抽離的姿態度過許多不快樂的日子。

旅行出走的「暫時登出」

手頭有餘裕時,旅行是多數年輕消費者認為最佳的喘息和沉澱方式,因為它能最有效地「創造離軌時空」。不僅能抽離原來的人生去體驗另一種生活和世界,重新感受新鮮有變化的事物,還能解放平常時間被工作高度佔據、生活步調緊湊的狀態,藉機好好思考生活,釐清自我感受。

 

28歲的Ray在原來就讀的電機系外找到了自己的興趣:攝影。離開上一份在科技業的工作後,就改當自由影像工作者。不過,熱情讓人堅持主動,遇到瓶頸時也更容易陷入求好心切、高自我要求的挫折迴圈中。於是,她每次工作不順心就會自己往郊外跑,遠離工作環境和家人朋友。

「我覺得我要有產出、應該前進,可是沒做到就開始有壓力跟自責的情緒,上周末我跑到花蓮海邊放空,到一個不熟悉的環境,稍微有自己空間,去思考到底過去發生了什麼事情,釐清問題出在哪裡。」

 

除了日常的小型出走外,Ray每年也會固定安排出國旅行,給自己沉澱的機會。她認為旅行過程中的不順與挫折如同人生跌宕起伏,「旅行有時也不是完全順利,會有一些文化衝擊或行李不見、旅館訂錯等意外。後來就會發現,總有解決的方式。再怎麼糟的狀況出現,至少你還活著!」走著走著,人生中的瓶頸似乎也在這樣的體驗中獲得解答,「有時候計畫趕不上變化,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提醒,let go,重要的東西搞定就好了。」

 

迷世代對於旅行的熱情與「堅持」不是沒有道理。我們發現,儘管財務狀況有點緊,許多受訪者仍會另外儲蓄「旅行基金」,以達成一年至少一到兩次的旅行規劃。看似愛玩而光鮮亮麗的出遊行程,實則隱藏不得不暫離的「黑消費」心理。

專注靜心,轉移現實焦點

當然,旅行很難三天兩頭想走就走,在生活中尋找其他製造離軌時空和修復紓壓的方式同樣重要。譬如:寄情於書籍,靠想像力進入書中的世界,以脫離侷限的現實;看舞台劇,透過劇情和角色獲得反思和同理的啟發;聽搖滾樂的過程想像自己成為超酷樂手,藉此抒發壓抑情緒;寫書法靜心以降低面對工作壓力的厭惡感等等。

34歲、擔任採訪編輯的小羽 ,特別強調自己對於手作活動的熱愛,「我發現手作是我唯一可以停下來的時候。當你很認真在揉一個麵包,或縫一個東西時,手作可以讓我的大腦停下來,稍微放緩生活步調。」也因此她週末在家固定會撥出時間做烘焙。

 

「揉麵團時,不需要想什麼就一直揉、一直揉,那是一個很好的抒發。」從小羽的描述中,可以看出這類事物之所以常被稱為「療癒系」,來自專心於特定活動時轉移焦點、抽離現實的效果,這也是許多迷世代青年高度看重休閒興趣價值的重要原因。

該哭就不壓抑,適時倒出心裡的垃圾

外界環境和自我淨空不易,無論運用哪種方法,背後如何創造離軌時空、營造自我沉澱與對話情境以抽離現實、緩解壓力,是迷世代對付生活失調、療癒身心的其中一項重要對策。然而,依賴正向感官刺激回饋,或者抽離壓力情境,不一定能完全處理負面情緒逐漸累積的問題,因此需要適時倒掉心裡的垃圾。

不用為他人感受負責的做自己

上份工作長時間加班的沛雯,想起當時決定離職時父母的不諒解,說到:「當我堅持我的決定時,我以為父母親應該是無條件的支持,但是我媽會一直不斷在我旁邊質疑我,然後我一暴走兩個人就大吵,情緒特別低落。」

 

因此,最後她寧願在外租屋和家人保持距離,也會在難以忍受時尋求情緒出口,「我不太會讓自己情緒低潮太久,如果超過兩天就會想辦法做一些宣洩。譬如打電話給我高中死黨,『喂你在忙嗎,給我十分鐘好不好?』我前面口氣還都很正常喔,然後我說我哭一下,他都還來不及反應我已經哭得亂七八糟。」

 

找高中死黨傾訴,絕不是亂槍打鳥的選擇,而是心底知道,只有面對認識多年的摯友,她才能在不需在乎他人感受,不用害怕影響別人或造成尷尬的情況下「做自己」,也是這樣的「做自己」才可能毫無保留地倒出負面情緒。

不用顧慮他人眼光的自我發洩

 

另一種「做自己」稍微辛苦一點,需要先隱藏、遠離他人的目光,盡可能營造只剩自己的情境,才能安全抒發。對某些人來說,這是唯一可以處理情緒垃圾的方式。

 

沛雯平時上班勞累,身為獨生女的她又要常為父母健康擔憂、為親子關係緊繃而沮喪,提到平時最愛的休閒活動,是自己一個人去看電影。

 

 「一群人坐在電影院,看喜劇時一起笑,像我之前看《與神同行》,大家哭成一片,就會覺得說哇!那是很好的抒發,大家都同樣沉浸在那個氣氛裡面。會覺得好像找到同伴,大家都跟你做一樣的事情。」

 

身為獨生女的沛雯,習慣在爸媽或朋友面前展現獨立堅強的一面,因此,隱沒在漆黑封閉的影廳,隨著高潮起伏的情節和一起入戲的陌生觀眾哭笑,不需顧慮外界眼光,又像是有人陪伴著,成為她宣洩情緒的最佳情境。一個人看電影不是孤僻,也非為了抽離壓力情境,而是為了自由自在地倒出心裡垃圾,把種種堆積在心底的情緒真正地排空。

 

這種倒情緒垃圾的做法,其他迷世代受訪者也都有各自的「獨門撇步」,比如自己一個人去看海,在沒有人的海邊大吼大叫,盡情宣洩不爽、委屈和痛苦;用寫作的方式,抒發對家人、主管、同事,甚至對不理想的生活處境無處訴說的那些心情跟懷疑。

 

像是短期傷病打個消炎針以求好得快一樣,對於急性生活失調要速速抑制症狀、遠離有害環境,也要把可能導致持續惡化以致影響痊癒的「病菌」清除掉 。

 

​備註

註8,圖表符號意義說明如下:D1—第1十分位數 27.9 萬元D2—第2十分位數 32.6 萬元D3—第3十分位數 37.2 萬元D4—第4十分位數 43.1 萬元D5—第5十分位數(中位數) 49.0 萬元D6—第6十分位數 55.9 萬元D7—第7十分位數 66.3 萬元D8—第8十分位數 82.3 萬元​。D9—第9十分位數 114.9 萬元

Untitled-1.png

奧沃市場趨勢顧問專精於兩岸華⼈市場的未來⽣活與消費趨勢研究,特別擅⻑質性研究⼿法,釐清消費者內⼼的想望與動機,協助企業及早掌握潛在消費族群的⽣活脈絡與需求特徵,以投入具備商業可⾏性的創新研發⾏動。